• 企业新闻/
  • 农业养殖首页

  •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企业新闻

  • 公司简介
  • 农业养殖开户
  • 荣誉资质
  • 企业新闻
  • 供应信息
  • 发货通知
  • 农业养殖安卓
  • 联系我们

明朝亡于唐伯虎所代表的娱乐业,他的一生预示了明朝的国运

发布时间:2019-06-10

您现在的位置:农业养殖 > 家畜养殖 > 正文

明朝亡于唐伯虎所代表的娱乐业,他的一生预示了明朝的国运

  宋代瓷器的发展,是整个社会综合作用的结果。 在瓷器商品经济繁盛的同时,对外贸易量也越来越大。

市舶司是宋政府管理海外贸易的机构。 东南瓷业的发展跟市舶港口的兴衰有很大关系。

市舶港口对外销瓷的生产发展起到了明显的催化作用。

周边外销瓷窑的产生与发展,尤其是浙江、福建、广东三省的外销型瓷窑日渐成熟,其所烧瓷器多供外销,并具模仿名窑和海外订单烧造的特点。

瓷器外销对市舶司收入起到了重要作用,瓷器出口税的存在直接增加了市舶收入。 此外,朝廷规定在市舶司进行博买之时“以金钱博买,泄之远夷为可惜,乃命有司止以绢布、锦绮、瓷器之物博易”,这样瓷器还担当了“货币之属”的角色被大量支付给蕃商。 瓷器帮助市舶机构减少了对蕃商的货币支出,相应的增加了市舶收入。 《宋史·职官志》:“提举市舶司,掌蕃货、海舶、征榷、贸易之事,以来远人,通远物。

”海口中转站就是让“远人”“远物”短暂停留的港口。 难怪当年的宋高宗这样说:“市舶之利最厚,若措置合宜,所得动以百万计,岂不胜取之于民,朕所以留意于此,庶几可以少宽民力尔”(《宋会要辑稿》)。

宋朝为了增加舶税收入,鼓励、招引舶舟来华,为此专门设置巡海水师营垒,派遣水师巡察附近海域,在东起香港附近,西至海南岛的南海广大区域加强海域巡逻,其目的是保证越来越多到海口港中转、补给、避风货船的安全。

  南宋进士周去非《岭外代答》对南海西南、印度洋航线及诸国有较详述记:当时南海蕃舶来广州贸易,途经海南岛时必须停泊休息。 楼钥《玫瑰集·“送万耕道帅‘琼管’诗”》云:“晓行不计几多里,彼岸往往夕阳春。

琉球大食更天表,舶交海上俱朝宗。

势须至此少休息,乘风经集番禺东。

不然舶政不可为,两地虽远休戚同。

”所谓“琼管”,即“琼管安抚司”,亦称“海南安抚司”,是宋代海南最高军政机构。

这首诗反映了航行海口“势须至此少(稍)休息”,然后才返回番禺东(广州)的史实。

楼钥断言:“不然舶政不可为”,因为“两地虽远休戚同”。

楼钥诗充分说明了两地休戚相关的互补关系。

  早在宋代,海口神应港已成为南海航运的必经口岸,海南名贤丘濬有过“帆樯之聚,森如立竹”的描述。

海南岛四周港口商船森立如竹,成为来往南洋各商船的寄泊港。 史料记载:北宋神宗熙宁元年(1068)到熙宁十年(1077),琼州商税增长近4倍。 “海上丝绸之路”中转站对外贸易的空前发展,促进了税收的倍增。 2009年3月~5月,西沙水下宋代沉船抢救性发掘和考古出水近万件文物,也证明了远在宋代已有航船中转海口的历史事实。 到了清代,康熙二十四年(1685)置“粤海关”,在“海口关部”前设“常关总局”,办理关税与出入境的相关手续,各地商人纷至沓来,海口商贸盛况空前。

宋代市舶司较前朝在经济上负有的职能大大拓宽,其经手的财货数额之大、总量之巨非同一般。

宋史专家漆侠曾在其专著《宋代经济史》中指出:“海外贸易给宋代财政以不小的影响。

在南宋初占百分之十;而市舶收入约占百分之四五。

”~~~所谓明朝后期,一般指嘉靖至明末这一百多年的历史时期,这段时期正是中国历史发展的重要转折,是传统封建社会向新型近代社会转型的起点,是世界经济一体化或称经济全球化的开端。

研究明朝后期的通货膨胀,须选定一种货币为视角,而明代的法定货币经历了四个阶段:铜钱——纸钞——银钱钞兼用——白银时期。

“大明宝钞”因迅速贬值,过早的退出了历史舞台,明后期,它只具有一些符号意义,没实际价值。 铜钱不仅制式混乱,质地不一,且官铸不足,私铸横行,以致劣币驱逐良币,明代后期贬值迅速。

而白银作为货币贯穿着明代始终,明朝后期是中国白银货币化完成的时期。

当白银货币化完成的情况下,以白银为视角来研究通货膨胀便具有其实际意义。

税收是调控经济的重要杠杆,抑制通货膨胀的主要手段,所以论及明朝通货膨胀不得不涉及明政府的财政和税收。

白银货币化下的中国与世界有着怎样的联系,这时期的通货膨胀又留给我们怎样的启示和教训。 明朝后期可谓天灾人祸、兵连祸结,使国库消耗巨大,加重政府的财政危机。 同时,战争和自然灾害对物资达大量损耗更使得社会出现物资匮乏型通货膨胀。   嘉靖年间,政府就为荡除“倭寇”和边境战事开支大量军费,如嘉靖二十八年,“太仓银库岁入二百万两,以往岁支一百三十三万两,近年加至三百四十七万两。 ”嘉靖三十年,北京与当时的北部边境用于财政和兵事的支出共达五百九十五万两白银。 到万历中期,进行了著名的“万历三大征”,耗银数百万两。

结果是“三大征踵接,国用大匮”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至天启七年(1627年)前后十年间对后金用兵,也费银约6000多万两,出现“府库匾竭”的局面。 而明末期内有李自成起义,外有后金侵袭不断,内忧外患下,使得财政危机更加突出,据黄仁宇研究,明末各项军费概由白银支付,而大部分出自长江以南,每年北运数预计约为2000万两,当时民间所有之银,时人估计,可能为15000万两。

可见开支的庞大。 自然灾害频繁主要因为万历、天启、崇祯三朝正处于全球气候的一个“小冰河期”。 酷寒使降雨区域普遍南移,这导致了明朝全国各地几乎连年遭灾。

万历、崇祯年间,旱灾变得越来越频繁,同时鼠疫也开始蔓延。

据不完全统计,自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始至崇祯十三年(1640年),年年有灾,无灾不饥,无饥不大,给社会政治经济生活带来巨大影响。 连年大灾使得崇祯时期频闹饥荒,持荒之久、波及之广、灾害之重,为历代所仅见。 全国大面积的旱灾加上水、蝗、震、雪等自然灾害使得庄家收成差,从而军队粮饷供应不足,灾区赈灾困难。

更引起饥民暴动,农民起义不断。

其对农业的影响使得粮价飞涨,出现物资匮乏型通货膨胀。 嘉靖年间,白银货币化基本完成,但白银供给不足的问题却日益突出了。 由于此时政府仍在法律上施行“海禁”,所以白银主要来自国内的开采。 由于国内对白银的需求量巨大,从嘉靖十六年(1537年)至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的28年间,朝廷积极开采白银,形成了“公私交鹜矿利”的采银高潮。 但据《明世宗实录》所载,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各银矿所入白银数,总共才48271两,可见嘉靖年间的“采银高潮”仍无法满足白银的巨大需求。   实际上,在明世宗即嘉靖皇帝即位后,《明实录》就终止了每年银课额的记载,所以明朝后期银课数额没有完整的记录。

但据万明研究,进入明后期,政府每年平均的银课收入实际上已不足10万两,最多时每年也不过10万两或12万两。

表明明朝后期国内的银矿开采已无法满足国家和社会对白银的巨大需求。 而且从嘉靖七年(1528年)到万历九年(1581年)政府的太仓银库岁入银与太仓银库岁出银的对比可以看出,嘉靖以后,明朝太仓库银一直都处在入不敷出的状态,反映出政府的财政已经非常拮据。 另一方面,白银货币化使人们更多的重视白银价值,从而还出现大量白银被大官僚商贾作为私人财富集中并窖藏,减少了流通中白银的数量。

同时社会上平民对白银周转的巨大需求加上朝廷的日益腐败和封建统治集团的大肆挥霍,终造成白银“求大于供”的局面,形成了“银贵物贱”的情况,也就是所谓的“银荒”。

在国内白银开采供应远远不足以满足需求的情况下,使得人们将目光更多的投放海外。

终于在隆庆初年,明政府不仅以法权形势确立了白银的主币地位,同时还打破了两百多年来的“海禁”,实施了著名的“隆庆开放”。 到隆庆五年(1571)年“银荒”得到改善,这一年正好是美洲白银大量输入开始的一年。

农业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农业养殖-www.378017.com All Rights Reserved.